CANTACT 联系我们

思想的传播是基于人类这个物种的演变。

不论出于什么目的持有什么观点,最终想战胜其他宗派,无非就是争取最多的认可,也就是争取世道人心,所以,最后剩下的,未必是保持初心初衷和正宗的,而是最符合当时的世道人心的。佛教在印度本土之所以败给了婆罗门教,是因为婆罗门教已经跟世俗进行了最大的融合,佛教要么不妥协而被淘汰,要么妥协却成为了婆罗门教的翻版而无法独自存在,最终结果都是输给了婆罗门教。佛教比婆罗门教失了先机。
宗教是一种文化现象,属于社会意识形态。宗教的基础是信徒。印度佛教的衰落有四大原因:1、失去统治者的支持。佛教的兴盛期全靠阿育王、迦腻色伽王两大护法明王利用王权的强制推行。2、大乘佛教兴起,佛门宣称钱财可以换功德,僧侣放弃苦修、贪图安逸、腐化堕落,被民众抛弃。3、印度教的崛起,印度教革除了前身婆罗门教的陋习,吸收了佛教的优点,佛教的吸引力下降。4、为吸引信众,大乘佛教吸收了印度教的诸多教义和传说,却没有在此基础上创新,渐渐被印度教同化了。
佛教的分裂和造神运动如果只从教派内部组织关系来看,其实是一回事:在保持共同点(佛陀弟子)的前提下,如何争取更高的组织序列。而人的社会性在佛教历史这个特殊样本里充分展现了其力量。
1.佛陀发现了缘起性空的真理,半生传教,这份慈悲、共情我想他是自发将他的弟子们与他当做了一个群体;
2.佛教的分裂是解决组织结构过大时的有效手段——能自由变换领导者和追随者立场的人数有限,有些人就是自觉为天生的领袖,而当他的意志难以贯彻,分裂相对于战争就是个比较温和的办法;
3.大乘佛教的造神运动则是另一个解决组织结构矛盾的有效措施。当有一个已经死去,但难以撼动的创始人作为符号顶立至高点,那么神化他就可使组织领袖的地位空出来,新的领导者便可相应介入。所谓菩萨、罗汉,我实在很难相信可以批量出现生理特征与普通人如此不相似却自成群落的个体。从组织结构上解释就容易多了。
4.思想的传播是基于人类这个物种的演变。书籍文字在缺少了解读者/传承者的情况下就是无意义的乱码噪音,熊逸老师将佛学思想与组织结构的流变放在一起,我们反倒能更清晰地区分和理解佛学独特的认识论、世界观,也就是真谛部分,以及俗世传播中所衍生的因明学、神话系统,也就是俗谛部分。
听完了这个佛学课程,特别是对于佛教历史的梳理,总感觉自圆其说的成分很大。味江陵园首先,佛陀是否真的想明白了‘’谁在修行,谁获解脱‘’。如果没想明白,很可能整个佛学的方向都是错的。其次,佛学的演化感觉就是根据各个利益集团需求来各说各话,各自解释,以至于今天的佛学宗派众多,面目全非。如果这个逻辑没错,很多人力求在佛学中勇猛精进,实在不知道这个精进的终点是哪里?本来无一物,何须去学佛。
熊逸老师的课听出了时间简史的味道,佛陀就像宇宙大爆炸的原点,佛学仍处于不断膨胀的阶段。俗谛提示我们寻找宜居的地球,真谛指引我们探索宇宙的本源。
听完佛教在印度的起起落落,浮浮沉沉,两千多年一晃就这么过去了。虽然为佛教的沉沦有些不甘心,更替佛陀的众生平等的初心理念遭受扭曲、分裂、凋零而愤愤不平。
但历史就是这么让人琢磨不透,墙里生根墙外红。出乎意料的,它竟然在东亚和南亚获得了更大规模的重生。更让人吃惊的是,真正让佛学漂洋过海、名垂青史的竟是它的三观思想和论证过程。
所以,借用经济学的总结:市场虽然会自发产生,但一旦缺乏强力制度的支撑,竞争的终局就是趋同。
最后祝熊老师及各位终身学习者中秋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