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世界是否真实存在,大脑与感官是否可信?

对感官和大脑的信赖不能一概而论,绝对信任和不信任都不对。如果对感官和大脑持信赖的态度,那么,事实是感官和大脑本身就没有能力认识所有的真实存在;而对感官和大脑不持信赖的态度、不依赖感官和大脑,帮助我们在面对一些具体、相对场景时做出正确或相对正确的决策,我们又是无法生存和发展的。
世界是否真实存在,大脑与感官是否可信?确实有过很多讨论。不过单纯的思辨难以超越康德到黑格尔的思考范畴,反倒是近年来的生物学研究给了很多大脑运动与意识之间关联的启示。我对以上内容都只得其皮毛,反倒是美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时一位大法官的判词给了我一些启发:当我们同意同性婚姻合法时,我们是以理性作为依据进行的判断。但理性的边界在哪呢?近亲婚姻、多人婚姻、人与宠物的婚姻、人与家具的婚姻?理性本身是没有边界的,价值判断才有。
启发如下:
1.在具体的情形下,理性思考应存在基础命题与边界,不然容易走向虚无;
2.关于世界是否真实的思考,基础命题我会借用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边界命题我会以自身感受体验为限,只讨论自己可以理解范围内的感受与真实;
3.基于以上情形,我首先接受一切感知到的这个世界的信息,包括具体的人生体验、悲苦喜乐,他人的知识传递、情感共鸣,艺术、文字、影音蕴含的自洽逻辑……
4.我承认当下的我认为自己活在一个大致真实的世界,并仍在找寻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与意义,这个过程中所遭遇的人事物让我感受到生命的无常,也映照出个体的渺小。越是如此,越让我感受到这个世界不受控下的真实。
如果自己的感官和大脑不再可信,那我们该信任谁?如何证明?
不管客观世界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但我们其实能做的,就是对照自己和别人的区别去观察世界。
所以,关键内容就两点:
一、如何认识自己。从脑神经的角度来看,人类是通过镜像神经元区分你我。
二、如何认识外界。主要就是依赖感觉系统与大脑内部的存储模块校对、纠正的结果。
真爱熊逸先生!过去学佛多年,对佛教很多矛盾和逻辑问题很苦恼,听先生书院和佛学两个讲座心里踏实了。
本次的作业,我感同身受,入佛道两门,为的就是神秘体验,要不这么多年教育就白瞎了。我有内丹、禅定、密宗的长期修炼经验,每一种都得出相关反应才是安生了。
1 内丹: 道教有个内经图,画着山水,讲任督二脉小周天,其实这不是象征,修内丹到了火候,就看见自己身体的气像云雾般在周身围绕,身体变成一座山。所谓上玄关开启的特殊时刻,能肉眼看见空间的“炁”形态,炁像水母一样在呈现几何结构的运动。而关键指标的内丹初成,会出现呼吸停止的胎息阶段,我偶尔出现,两三分钟吸一小口气就够了。身边的厉害同修有上10分钟一呼吸的。不过传说中稳定练成能随时这样的高人还没有见过。
2 禅定: 练得最久,必须双盘。最好状态有两种,一是意识与身体分离,在清醒未睡的禅定冥想中感觉意识缩减到一个小点,身体感知丧失,可惜这时候腰力不足双盘没把身体支住就会身体垮了,然后出定。二是定的深了“灵魂”阿赖耶识就会显现,在脑海里或者心轮部位出现一些古代汉语的指导声音,都是对自己有很强直接涵义的。也包括所谓转世片段的呈现。
3 密宗: 密宗修炼跟催眠最接近,产生体验跟意象对话类似。意密长期观想,结果是修某位主神的密法,会产生固定的一个想象性空间,自动的,熟练后一念咒就到那,就跟打游戏固定场景一样,自然场景或诸神形象都是活的。过程中也会有强烈的修炼内丹一样的身体畅快,相关重要脉轮都会有反应。主要是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