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生活規律正常跟搶劫應該沒關係,而強盜無罪有

对事物进行分类,是人类改进认知的重要方式,但今天的课程显示出,分类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很可能让认知更加混乱。
一,
心业口业重与身业,与前几课由心念而不是行动决定业的性质和程度,结合起来应用:
单看王子,只是想杀父和下命令,比起亲自动手,恶念有可能是小一点,但小了多少呢?是死缓和立即执行的差别,还有缓刑三年和死刑的区别?即使对罪恶轻重的比较结果,一致认同,但没有具体的量化,还是会在使用中发生分歧。
看整个作案团伙,如果王子只是下令没有身业,士兵只是被迫执行命令,没有揣度上意从龙之功的贪念,恶念较小杀的也不是自己的父亲,所以两个人都只有很小的恶业。同样的结果,团伙作案的总恶业,却比单人杀父的恶业低得多,这不是纳粹的温床吗?但在佛学视角这可能是大好事,老国王报销了100分的恶业,新种的恶业只有20分甚至2分,不需要努力行善修佛,只需要恶报组织化,世间的总恶行不用减少,但总恶业就实现了大幅下降,会迅速的接近“地狱一空,众生成佛”。
二,
今天的司法也有冷静和疯狂的区分,但今天讲的佛教里只有对狂继续进行具象的分类,没有对什么是狂什么不是狂进行明确的抽象的界定,所以才会出现“色魔无恶”的推论。但,也许说破一切恶执就是这篇佛经的目的。
三,
导致一个业的出现的,究竟是“我”的自由意志的自主选择,还只是因果报应的聚合,前者一定不符合佛学,后者又容易陷入机械论,否定了修行成佛的可能。
只有相信因果报应和缘起性空,但不追求成佛解脱,可以得到轻松自在,既不需要为什么善恶负责,也不用纠结“谁在成佛”。这算是心无义吧。
这样的行为模式,如果不是咒狂,是需要承受恶报的,最可能的现报方式是,抢劫成功率很低,不断的被打被抓。
他当下的作为是前世的业力作用的结果。前世因为作孽,今世就变成了一个强盗。
他选择白天和有月亮的晚上作案,可以看出被抓的概率很高。由此说明,业力就是要让他今生遭受被捕入狱、接受惩罚的报应。
但想要做到涅槃,或许他还缺乏一些佛性。要不他应该放下屠刀,就会立地成佛了!
生活規律正常跟搶劫應該沒關係,而強盜無罪有三個理由
1.因為貪欲驅使,執著於錢財而搶劫
2.搶劫是幻覺,無物可盜
3.被搶者是因為過去的惡報才被搶,強盜只不過是因緣際會
今天的理由又感覺和之前的有點衝突,前面幾節講殺人的業報,是否有報應要看惡念,但今天的談到因果和貪欲,這兩樣又不受人控制的因素。
老师您好,听了今天的课程后,对于最后的问题,我在想到底该如何业报,想了几个后发现结果就是按照最初的规律推理而来,推理的规律不同,结果也不同,所以,有罪与无罪看走那条路,或者说看各方博弈的结果,至于佛陀在解释杀人其实并无人可杀这样的结果的时候,可能是暂时的顺势而为,至于佛陀自己怎么想,也许没有一个绝对的结果,在看破了一切后,任何结果都有其可以解释的原因,硬要按照某种来,是否也算是一种执念。所以佛学既不是悲观,也不是乐观,只是看透了世间本质后放下执念后的超然,将五蕴放下,讲究四大皆空,将所有物与智慧解绑,硬要分个子丑寅卯也就落入了执念之中,恕我冒昧猜测,也许佛陀对我们看的佛经中的内容都觉与其无关。以上说的比较混乱,请老师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