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对于缘起性空大家的一些思考

整体感和恒常感,是为了大脑心智更好的运作,失去这两个东西,就属于精神疾病。
因果律,从我们认知的范畴来说,是客观的,但是不排除(应该是肯定有)更大的范畴中,我们的因果律压根就不存在,在那个范畴看我们这个范畴,因果律就是笑话。
比如牛,可能会觉得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就会来喂它,其实今天就可能是来杀它
比如狗,可能会以为铃铛一响就会有吃的,其实那只是做实验
我们的范畴不一样,时间长度不一样,看见的因果律就完全不同。
我们能不能证实或证伪因果律?哎,鱼很难证明没有水的世界,就算有个别鱼窥见了,但是也不会改变鱼生活的常态和它们的生活。而且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缘起性空,和物理学里的“熵”有点不谋而合。根据熵的原理,世界一直处在增熵状态,从有序走向无序混乱。哪怕是局部的减熵(从无序走向有序),整体还是增熵状态!我们所认识的各种事事物都是有序的代表,它们都是暂时的,从根本上来说,它们都在走向无序,也就是性空状态!
每个人都难以避免“选择性看见”。我们眼中的世界都是内心的投射的结果。当我说“我看见……”时,实际上有一个他者存在,即是说“看见”是个屏蔽与开启同时进行的过程。对生命的眷恋、对存在感的耿耿于怀、对自我无理性的捍卫……自我是需要重视的,自我是文本——它需要译解。同时自我又是个工程,需要建设。在此过程中人性的弱点几乎都和我们太爱自己有关。如同萨特所说:“人的本质就是对存在的欲望。”
对深度合一的渴求本身,就是一大幻象。或者说在以自我为本体的经验中,所有的关系无一不带有某种权力的投射。在人类原始文明时期,把物理世界中对因果关系的探寻放到人文世界,也是人类智慧发展的必经之路。
既然世界的本质是分散的、变动的,我们的整体感和恒常感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我的理解是,一切由心而生,人的精神是存在的看到的世间万物只是为了方便记忆而创造的名词。整体感,其实没有一样我们看到的东西是不变的,每分每秒它都在动,因为在动的东西,它都存在不确定性,而人对于不确定的东西不好描述,所以就假定他不动。
恒常感:我这里有一把椅子放在这里,如果十年之后才开始自然损坏成不像样子,而我现在看到椅子到这个十年之间就是恒常感。情感亦是如此,一个金婚家庭夫妻关系维持了几十年,给人也是一种很恒常感,其实这一切都在变化。椅子可能在一年的时间就被劈成了材,一把火把椅子变成了炭、光和热能。椅子还在,只是不以名词椅子的形态展现在我们面前而已。金婚夫妻感情几十年中动荡很多次,只是缘分未尽还是聚在一起而已。
万物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