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仪式和内容应该孰重孰轻呢

基督徒们在每一餐饭前都会祷告,感谢上帝“赐给我们今日的饮食”,求神将桌上的食物“分别为圣”,就具有很强的仪式感。这种仪式感会让基督徒在每一餐、每一天都心怀对上帝的感激,同时因着对上帝祝福的信任,会无条件相信桌上食物是洁净的。
日本的饮食文化中,会在开饭前对食物说一声“いただきます”(我开动了),在饭后说一句“ごちそうさまでした”(感谢款待),其实也是来源于日本佛教的传统。不同的是,这两句表达对他们而言与其说是对神佛的感谢,不如说是在表达对食物、以及孕育这些食物的自然的尊敬
我每天都写晨间日记,一天还总结一下收获,谢谢值得感恩的事情。这样的仪式感的确对我开始一天,让自己有很大帮助。还有得到孙子兵法华老师的公司每周一早上大扫除,给我印象很深刻,看来给一个系统创造仪式感,的确很重要在我们那关于祭祖是一件很隆重的事,非常讲究仪式感。
第一、择时。祭祖有特定的时间安排,一般是一天的时间,早上前要做好一切准备,几点把祖宗迎进门都有说法,然后什么时候吃早、中、晚餐都有要求。
第二、流程。分为接祖、敬茶、叩拜、敬酒、敬菜、敬烟、送祖、烧包等,每一个环节都马虎不得。每顿的菜也有讲究,几碗几碟都有规矩,祖宗用过之后,我们才能吃。
我在小时候常常觉得很迷惑,根本看不见祖宗何在,但对着空气举行仪式仿佛真有一群祖先的灵魂从天而降,人们全都毕恭毕敬。现在我似乎明白了,老人们应该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教导后辈要尊重和祭奠先人,希望他们百年之后也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吧。法律上的*程序正义*。
法治当然是社会治理的不二法门,但法治精神本质上也是一种仪式感,比如对程序正义的坚守,就是源于对仪式的信任。
中国法庭时,穿上法袍、律师袍,敲法槌。
英国法庭上法官和律师要戴上假发以示庄严。
美国法庭上证人要手按《圣经》发誓所言为真。
这些仪式未必能约束每个人的内心,但能营造和宣扬一种庄重的正义感,让人信任和依赖法律。
婚礼看似仅仅只是类似繁文缛节的仪式,但事实上它承载着许多现实的功能:让双方的家族能够有一次直接的交流,构建更亲密的关系;让新人得到家族的认可和祝福;增加双方未来分开的成本,使得这份情感和关系能够延续得更长久。
同时,通过婚礼营造的仪式感,能够让结婚这件事显得更加庄重,也让双方都能留下一生难忘的美好回忆。
照佛陀最初的主张来看,梁武帝大兴佛寺和强制僧人吃素,符合提婆达多派的做法,非但没有功德,反而是佛教的大罪人。
如今佛教的诸多禁忌,实质上也是增强某种仪式感,与常人及世俗行为区分开来。这就是内容和形式的尴尬境地,佛陀明明不注重形式,佛教却因形式而兴盛。究竟哪个重要?以如今唯物辩证法的观点看,似乎“把二者有机地结合起来”才是最合适最明智的态度。拿“得到”来说,首先,内容是核心竞争力,没有内容就没有基础,这里各领域内的前辈大师如果没有水平,也根本就吸引不了我们广大用户;其次,形式就包括这里的各种精品课、电子书、专题课、每天听本书等,后来又按人文、社会、科学等角度划分不同的科目,让我们广大的用户能够一打开页面就能直观地看到分门别类的内容,让我们能尽快地做出选择,这就是形式对内容传播的促进作用。综上所述,内容和形式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当然,我这话如果让佛陀听到,必会被佛陀斥为虚妄: 内容尚且是空,何况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