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对立首先是一种区分,区分原始含义的光明黑暗

二元对立的概念中,大多是描述事物的两个极端,但是这种“非黑即白”的理解,只能帮助我们理解极端情况下,世界可能出现的状况,而不能描述一般情况下,两个极端的过渡状态,比如黑白之间的灰度区域。二元对立的概念并非毫无用处,这种思维和行为模式,让我们理解事物更加简单、更有效率。最常见的场景就是小孩子的启蒙教育中,我们需要告诉他们好人和坏人的区别,我相信这时候没有哪个家长会提灰度理论。
正如小孩子只能理解动画片一样,到了真实的世界,考验一个人的判断力,主要看他如何辨别灰度世界的细微差异和组成元素;考验一个人的掌控力,就看他如何合理的掌握各个元素间的平衡,以期达到和谐的状态。院山公墓二元论的对立与统一,对立都是相对的比较,没有绝对的对立。如果还绕在“有我”“无我”这个概念上的话,可以用“小我”和“大我”去统一。
看有人留言说:楞严经上提到“真我”的概念称为“如来藏”,对应唯识论里的第八识。投胎转世据说是第七识带着第八识转世,开悟的人可以脱离“业力”,选择投胎或脱离六道。我认为“业力”即指第七识与第八识的干扰冲突,对应心理学上意识与潜意识的冲突,本能的欲望,人性的弱点等等。这个有没有灵魂的问题,也是一个相对问题,在于灵魂这个概念如何界定。投胎后能忆起前世的,我认为就算有“灵魂”的。佛陀既然可以忆起500世前忍辱仙人之事,说明从500世以前就已经可以脱离六道了。涅槃世界犹如纯净的小我融入到宇宙这个大我之中,因为真如,因为纯净,小我与大我的品质如一,已无分别。
这个“我”只是能量,换句话说特有频率的一堆信号,因为转化为可以感知的肉体,因此就有了把四大元素聚合的世界,被感官翻译成“实相”的感受到的世界了。但实际上如佛陀所说“五蕴皆空”“四大皆空”,只是我们的感官知觉系统做了翻译而已。如同不同波长的光通过眼睛器官感知为五颜六色。
熊师好!大小、多少、内外等成对出现的概念都只是语言造成的陷阱,并非真正的二元对立,站在不同的角度进行审视就会发现概念的相对性。站在巨人面前,我是渺小的;站在蚂蚁面前,我无疑又是巨大的。我站在一间房里,朋友站在另一间房,他看我站在外面,他站在里面;我却可以认为他站在外面而我在里面。我们囿于语言的模糊性和相对性,不应该把把非此即彼固化为自己的思维定式。院山公墓因为语言造成陷阱的例子,简直不要太多,人类使用语言来交流,使用概念来理解世界。。真实度自然会逐渐跑偏。。光明与黑暗,一个是有光子经过,一个没有光子经过,这两种自然现象怎么就成为了对立,仅仅是因为光明这个概念,好似象征着积极乐观,而黑暗恰好象征着悲观消极。。所以才会被人们强行拖到对立面。类似的例子有,比如忧伤与快乐,天使与魔鬼。天晴与下雨。。。。。
没学过微积分,会影响理解佛学,这是要在学科鄙视链中,把宗教/哲学/玄学也放在数学的下游吗?
这似乎又会引起争议:或者说佛陀也不理解“无穷小”,所以他根本讲不出“对的佛学”;或者说,微积分相对论什么的,佛陀早知道了,只是俗人看不懂罢了。
在这两极间如何守中道?佛陀没有学习到或发明出超时代的数学科学,当时不能用它们佐证佛学,但因为佛学描述的符合客观真相,所以会被后世的数学科学佐证;
那佛学中大量今天还没有被科学佐证,或者违背现代科学的内容,该怎么对待?佛学本不是关注真相结果的,我要学的是理性的思辨;
可同样是理性思辨,希腊逻辑生出了哲学数学和所有现代科学,而佛学思辨生出大量自相矛盾的佛学,我为什么要选佛学的思辨,而且是要先学好希腊派的数学,才能学懂的佛学?
因为我早已降生与佛学之中,学不学早就不由我了,只有看清了佛学和自己,才有选择去留的自由。
对立首先是一种区分,区分原始含义的光明黑暗的是人类自身的视觉系统,射入人的眼睛的可见光充足的时刻或环境是光明的,不足时是黑暗的。但这个区分只对人眼这把尺子本身有意义,在人看来视觉缺陷该永陷黑暗的蝙蝠和蛇类,不分光明黑暗都能“听”的很清楚;院山公墓而在大部分可见光没有发生漫射的环境了,一个人看向某个方向时是光明的,稍一转头就成黑暗的了。
二元对立的另一层含义是,二元自身的相互转化,这时要先把形容词“光明的”变成名词“光明”,才能作为转化的主语,可名词光明什么意思呢?也许是从昼夜这组名词引申而来,如果地球自转轴的一端永远指向太阳,没了昼夜交替,人类还会产生二元对立的思维吗?